3月29日,為期兩天的“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終評會”在北京結束。經過20個入圍項目匯報人以項目時代早晚為序進行的各20分鐘終評展示和評委、學者提問,評委會經過評議和投票,產生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其中,我省延安市蘆山峁新石器時代遺址和澄城縣劉家洼東周遺址兩項考古成功入選。至此,我省已有23項考古獲得“十大考古新發現”殊榮。

  蘆山峁遺址:4500年前中國最早宮城雛形

  蘆山峁遺址位于陜西省延安市寶塔區雙田村蘆山峁自然村北。2016年,被國家文物局列入“考古中國”系列研究課題——河套地區聚落與社會研究項目,被確定為該項目的核心聚落。2014年開始,陜西省考古研究院、西北大學文化遺產學院和延安市文物研究所聯合組隊,對遺址進行了調查鉆探,確認遺址面積超過200萬平方米,發現的遺跡超過300處。最重要的發現是,在遺址核心區——“大山梁”的頂部鉆探確認了至少4座大型夯土臺基,由北向南依次為寨子峁、小營盤梁、二營盤梁、大營盤梁。每座臺基之上坐落著規劃有序的圍墻院落和建筑群,似可被視為中國的宮殿或宗廟建筑早期形態之一。

  據介紹,2016年~2018年,考古工作者在大營盤梁開展發掘工作,發掘及擴方面積8000平方米。發掘確認,大營盤梁人工臺基頂部分布著三座院落,由北部一座大型院落和南部兩座小型院落構成“品”字形布局。該組建筑沿用至龍山時代末期。大營盤梁宮殿院落布局,與龍山時代晚期至夏商周時期都邑遺址的宮城或宗廟建筑布局十分接近。“大營盤梁人工臺基頂部發掘的三座院落均有夯土圍墻,始建年代為廟底溝二期晚段。”據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員、蘆山峁考古隊領隊馬明志介紹,一號院落的布局基本清晰,為四合院式兩進院落;院落大體坐北朝南,東西兩側院墻內側規整地分布著廂房。院落中部偏北分布著三座主建筑,坐北朝南,單個建筑面積均超過200平方米。主建筑將院落分隔為前院和后庭。前院中心有一條南北向的大道,連接南門巷道和主殿,是該院落的中心大道。

  “大營盤梁臺基北側邊緣的人工夯土斷崖之外,是一片平坦的山頂平臺,這里很可能是宮殿區外圍的北廣場及其相關禮制性設施,勘探資料顯示,這里似乎存在著貴族墓地的遺跡,亟待進一步發掘驗證。”馬明志說,大型房址、院墻、廣場的夯土中,多次發現以豬下頜骨、玉器奠基的現象。在大型房址附近的堆積中,還發現有一定數量的筒瓦與槽型板瓦,個體超過100件。

  評委會專家點評

  蘆山峁遺址是繼神木石峁遺址之后的又一重大考古發現,為認識龍山時代晉陜高原人群流動、社會變遷、中原與北方區域互動,乃至探索中國史前社會復雜化、文明起源和“早期國家”的形成提供了重要資料。遺址核心區的多座人工臺城及其構建的規整院落,似可視為中國最早宮殿或宗廟建筑的雛形,對于研究中國聚落、都邑形態演變和早期禮制的發展具有重要作用。筒瓦和槽型板瓦的發現,將中國使用瓦的時間提前至廟底溝二期文化晚期。大量玉器的發現進一步證明其與周邊地區普遍流行以玉為禮的現象,背后可能隱藏著精神思想層面上的價值認同。

  劉家洼東周遺址:芮國后期都城

  此次入選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劉家洼東周遺址位于陜西澄城縣,由陜西省考古研究院、渭南市博物館和澄城縣文體廣電局聯合組隊開展考古發掘,通過對出土遺物的形制、紋飾等分析,推斷遺址時代屬春秋早期。在全面系統調查與勘探的同時,重點發掘了包括周代諸侯大墓在內的兩處墓地,認定該地為芮國后期的又一處都邑遺址,該遺址的發掘對推動關中東部周代考古乃至周代歷史社會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義。

  考古調查確認遺址范圍約3平方公里,以自然沖溝和人工壕溝相連組成一個封閉的大型遺址區域。在遺址東區中部,調查和勘探發現有一面積10余萬平方米城址。城址內采集到春秋陶器殘片,還有一塊陶范殘塊。勘探有大量灰坑和板瓦等建材堆積,屬重要建筑所在,應是高等級人群居住區。已確認的墓地4處共210余座墓葬。東I區墓地共發掘大、中、小型墓葬71座、車馬坑2座、馬坑1座,其中帶墓道的中字形大墓2座(M1、M2),大型豎穴土坑墓1座(M3)。“中”字形大墓M1劫后殘留各類隨葬品總計240件(組),包括彩繪木俑、銅簋、2組10件編磬、2套殘存編鐘,銅鐸、漆木建鼓、鐵矛、大玉戈等。M2出土各類文物400件(組),主要有7件鼎、1件簋、1件盤與1件銅鍑;2套編鐘編磬及鐘虡(古代懸掛鐘的架子兩旁的柱子)、磬架,4件建鼓、1件陶塤、1件疑似木質琴瑟類樂器。西側保存較好的鐘架,上有嵌蚌飾的木雕漆繪圖案,下伏圓雕獸形虡座甚為壯觀。墓都出土大量車馬器,不少兵器和少量玉器。“最關鍵的是,M2槨室建鼓銅柱套上刻銘‘芮公’作器,下壓的1件銅戈上也有‘芮行人’銘文。據此判斷,此墓主為春秋早中期的一代芮國國君。”劉家洼墓地考古隊領隊、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種建榮說。M2墓出土的長2米、寬1.3米的三欄木床遺存,四角有青銅角飾,將中國使用床榻的歷史提前到春秋早期。

  編號M3的大墓其獨特之處在于槨室四壁共置9個壁龕,每龕有一年輕女性殉葬,肢骨屈折,身上見朱砂。有2件鑄有“芮公”的銅鼎、5镈9鈕的編鐘、大量的車馬器,罕見木格漆繪墻圍和1件漆器。推測墓主可能是M2芮公夫人。編號M27的墓葬出土兩件鬲,口沿上鑄有 “芮太子白”等銘文,為判定墓地性質提供參證。“劉家洼墓地的發現發掘,為研究東周時期關中東部諸侯國的存滅概況,與北方其他民族的交流,政治格局變遷,人群流動和地方管理模式提供了絕佳的資料。”種建榮說。

  評委會專家點評

  從陜西澄城劉家洼東周遺址所發現的居址和墓葬特點來看,可以確定這里是一處芮國后期的都城遺址及墓地。芮國,這個歷史上與周王室同姓的諸侯國的最后政治中心,經劉家洼遺址的考古發掘最終得以確認。這一發現填補了芮國后期歷史的空白,也提供了周王室大臣采邑(地)向東周諸侯國發展演變的典型案例。不同文化傳統、族系背景的居民共同使用同一墓地的現象,揭示了芮國后期民族、文化融合的真實圖景,呈現出地緣國家的基本特征,是研究周代社會組織、人群結構的重要材料。大墓出土的樂器組合,為我國音樂考古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資料,出土的三欄木床遺存將我國使用床榻的歷史提前到春秋早期。

  陜西已有23項考古獲得“十大考古新發現”

  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由國家文物局指導,中國文物報社和中國考古學會主辦,每年從數百項考古發掘項目中遴選出十項具有重要歷史、藝術、科學價值的項目。自1990年開始評選以來,該活動已經持續進行29屆評選,豐碩的考古成果,廣博深厚的文化影響力,將學界、媒體和全社會目光一次次聚焦于此,共同鑄造了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這一優秀的文化品牌。因此,每年一度的考古新發現總能吸引諸多的關注,“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也逐漸享有了“考古界奧斯卡”的美譽。

  三秦都市報記者梳理發現,自1990年開始評選“十大考古新發現”以來,陜西共有23項考古獲得“十大”殊榮,分別是1990年度的陜西漢景帝陽陵從葬坑及其彩繪陶俑和陜西漢長安城陶俑官窯窯址,1994年度的西安隋灞橋遺址和麟游隋仁壽宮·唐九成宮37號殿址,2003年度的眉縣楊家村西周青銅器窖藏、扶風周原李家西周鑄銅作坊遺址和唐昭陵北司馬門遺址,2005年度的韓城梁帶村兩周遺址,2008年度的高陵楊官寨遺址和岐山周公廟遺址,2009年度的富縣秦直道遺址和西漢帝陵考古調查及發掘,2010年度的西安鳳棲原西漢家族墓地和藍田北宋呂氏家族墓園,2012年度的神木石峁遺址,2013年度的寶雞石鼓山商周墓地和西安西漢長安城渭橋遺址,2015年度的寶雞周原遺址,2016年度的鳳翔雍山血池秦漢祭祀遺址,2017年度的高陵楊官寨遺址和西安秦漢櫟陽城遺址,2018年度的延安蘆山峁新石器時代遺址和澄城劉家洼東周遺址。

  從“2018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入選項目來看,列入“十三五”規劃的“考古中國”重大課題項目的突破性成果成為最大的亮點。如湖北沙洋城河新石器時代遺址、陜西延安蘆山峁新石器時代遺址、山西聞喜酒務頭商代墓地、陜西澄城劉家洼東周遺址、新疆尼勒克吉仁臺溝口遺址等均為“考古中國”——國家文物局“十三五”時期重大考古研究項目。在“考古中國”重大課題的指導思想下,中國考古學的研究對象和內容,以人類起源、文明起源、國家形成發展這三條主線,從舊石器時代到明清來構筑考古中國項目的框架。此次入圍項目的分布地域和時代所呈現出來的特點,充分反映了這一趨勢。(三秦都市報)